回来道别的爱犬 ◎盛宜俊

时间:2020-06-26 09:53:16   作者:    835浏览
同事王老师很喜欢狗,无论是家犬或野狗,见着了总会蹲下身轻轻抚摸一番,嘴里还会说些疼惜的话语。怪的是,他浑身上下似乎有股魔力,让狗儿们见了他也不怕生,温驯的任他捉弄摆布,人狗间彷彿相识已久般亲密。
我问他可养过狗,他点了点头。随后又叹着气,苦笑着说自己感情太丰富,怕忍受不了离别之痛,所以到现在都不敢再养狗了。
在和我闲聊当中,他渐渐陷入了甜蜜的回忆里,说起话来语调也特别柔和,彷彿正在讲述一位亲密老朋友的往事。
他说,在他念大学期间,因为太爱狗了,所以曾到宠物店买了一只有着纯白毛的玛尔济斯幼犬。在校外的宿舍里,他每天都会餵食那只被取名为阿丽的小母狗,余暇时还会陪牠玩,晚上更在床边腾出个位置好陪他入眠。这叫阿丽的小狗也很通人性,听得懂人话,只要碰到学校大考期间,牠都会乖乖的在旁陪王老师唸书,安安静静的不发出一丝声响。
这小狗有项绝活特别讨人欢喜,就是牠会将头抵着地,把头当定点,然后用圆滚滚的身躯绕着转上好几圈,任头晃晕眩到脚步微颠,走起路来左倾右斜,可爱到破表的滑稽模样,常惹得王老师哈哈大笑。
毕业后,王老师把牠从宿舍带回了家,依然一样的珍惜疼爱他。其后结婚生子,妻子和两个孩子也把牠当心爱的家人对待,人狗间的感情相当深厚。
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,那狗儿体能已大不如前了,对声音反应变得迟钝,也无法如以往狡兔般的到处飞奔。而牠的那一样绝活也渐渐使不上劲,虽然还是想讨得全家人欢心,但每次只要转上几圈,每每踉跄地扑跌在地板上,还会喘上好几口大气。家人们看得难过,心疼的搂牠在胸前,但总见牠一脸哀怨表情,黏糊糊的双眼似渗出了少许泪水,该是自责自己的不中用了。
又过了几年,那狗儿阿丽益见苍老,连吞嚥都觉吃力,走起路来如匍匐缓行。有天王老师触摸到牠腹部似有硬块,送至兽医处诊断出肿瘤来,但因阿丽年迈不宜开刀,只能在兽医诊所观察诊疗。
一日,王老师正有意要到诊所看望阿丽,临行前接获兽医告知阿丽已往生。突接此噩耗,全家难过到痛哭失声,尤其心痛无法见到爱犬的最后一面。
自送别阿丽后,家人们生活过的没滋没味的,除了寻常作息少了活力外,两个平日与其亲近惯的孩子也很难接受阿丽的离开,整日望着阿丽的绒毛睡窝发呆。
那天王老师在房间的躺椅上闲坐,太太则在一旁摺叠刚从晒衣架上收起的衣物,两人静默的没聊上一句话。
不经意间,王老师瞧见了床边的半掩纱窗框边,有只纯白蝴蝶栖息其上。
他本不以为意,因为就以往经验而言,夏日期间难免有些蛾呀之类昆虫窜飞在房间里,倒没什幺好奇怪的。只是才对望瞬间,那白亮亮的蝴蝶突然奋力振翅而起,笔直的往王老师的面前飞过来。这举动来的仓促,这要在以往,王老师必定挥动双掌驱赶,然而一时说不上是何缘故,他竟然不自主的摊开了手掌,任凭那只白蝴蝶轻柔的停靠在掌心上。
这蝴蝶的一对複眼迎着他晃动了几下,随即将头颅轻触在他掌心上,扭动着腹尾如陀螺般的转上了好几圈。这举动让他很觉诧异,一时间发愣却不知其何意。
他把手掌辗转地甩了几下,想把这只蝴蝶给甩开。但这蝴蝶腹足似黏上胶,怎幺甩也甩不掉。王老师又翻正了掌心,瞪着眼想瞧瞧这家伙到底要搞出什幺把戏。然而依旧是先前的转圈动作,王老师这回似联想到了什幺,转过头问着一旁也正看的入神的妻子。
「莫非是阿丽!是阿丽在向我们告别?」
「对哦!牠过世时我们不在身边,没来得及和牠说说话,或许牠觉得遗憾。你看这蝴蝶转圈的动作,是不是和阿丽生前很神似?是啦!没错啦!今天好像是牠的头七,应该是她幻化成白蝴蝶来向我们告别。呜……,我一想起牠就难过,牠还是那幺的贴心。」王老师妻子忍不住呜咽起来。
「阿丽!你要安心的离开喔!别再挂念我们了,好好去投胎下辈子生在个好人家裏,我们会永远记得妳的。」
王老师边说边把窗户的纱窗打开个缝,轻柔的挥了一下手。只见那只白蝴蝶慢慢地飞离了他的视线,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蹤。
听完了王老师所述的温馨故事,让我相当感动,也了解到因曾对阿丽的用情至深,才无法提起勇气再养新的宠物。同时也是他一辈子的爱—那个曾经带给全家欢乐,永远无法被取代的亲人。